首页 >> 品质生活 >>生活百态 >> 在书店的日子有惊喜也有苦恼,怼了一个事儿妈感觉特别爽快
详细内容

在书店的日子有惊喜也有苦恼,怼了一个事儿妈感觉特别爽快

时间:2020-07-05     【转载】   来自:做书2020   阅读

书店当女工1.png


    连着两天从早九点工作到到晚九点,拉货开箱,搬书做活动陈列,打扫卫生,手又脏又糙,昨晚脚起了个泡,今天回来发现脚后跟的袜子破了个大洞,前几天手还被书割了两个口子。


    在书店上班的日子里,手机屏幕每天的使用时间只有3-5小时,我沉迷于脱离电子设备的原始工作中,复古也好,倒退也罢,那种感觉很棒。话剧《恋爱的犀牛》里有一句台词:“只要身体好,干什么工作都是光荣的,再也不需要知识分子了。”


    不知道怎么回事,越是这样,我回家之后越是要坚持看哲学书看到凌晨1点。想起和XH认识的第一天,吃饭时她拿着一本《瓦尔登湖》在看,我惊讶到原来时间还可以这样用。大概是受了影响吧,当时立志在书店读100本书的愿望也马上就要实现了。


    这是从来没有过的体验,今天和同事一起吃饭时聊天,说起以前的工作,不曾有过这么大的体力支出,几乎每天都是上万步,不再像以前一样只是坐办公室。


    说起我做过的所有工作,同事问我哪个最有意思,我想了想还是回答了书店。不是在城关镇政府写只为了给领导做样子的无聊材料,混日子混到怀疑人生;不是给那些只为了评职称而代写专著的公司当文字编辑;也不是做新媒体写公众号,按照上级意愿一改再改,最后面目全非看不到自己的影子。


    而是现在在书店,我知道自己是在做实实在在的事情,从箱子里开出一本又一本惊喜,因为熟知每一个书架找书速度很快而被顾客夸奖,观察每一个来书店的人,收获很多句谢谢。


书店当女工-乱来一通.png

    来书店以后知道了很多以前没听过的作家:卡佛、阿加莎、苏珊·桑塔格、阿兰·德波顿、约翰·伯格、爱丽丝·门罗、纳博科夫、宫部美雪、谷崎润一郎、石川啄木、波德莱尔……还有山本耀司、荒木经惟这些人。


    知道了反乌托邦三部曲,日本无赖派作家和俳句。知道了几大供应商巨头:果麦、磨铁、上海译文、译林出版社。未读出的书都很有意思,读客的腰封最丑,DK的书最霸气。东野圭吾占了日本畅销展台的半壁江山,言情小说的书名矫情到人头皮发麻,心灵鸡汤的书屁话最多。


    还有一些值得记录的事情。


    一个个子很矮裤子有点脏的男人,手里提着像是工具袋的东西。进来先问我散文在哪里,后来又说要找《平凡的世界》,最后选了普及本去结账了,也许他真的挑了一本适合他读的书吧。


    商场的保安大叔下午经常穿着工服来书店看书,多是易经之类。有个男生看《教父》电影没看懂来买原著。


    有次打烊时,我正在抬阅读区的凳子,一个女孩子过来对我鞠躬说今天辛苦了,虽然有点不知所措但还是挺暖的。


    一个穿着考究,长得很像年轻时候的爸爸的男人,来找关于德州扑克、数学和统计学的书。


    因为书店在大学对面,所以经常会有留学生和外教光临,有喜欢科幻固执地用现金结账的德国老爷爷,有身上香水味浓重毛发旺盛的白人小哥,来找关于三国的书籍,结账时乖乖打开微信付款码。


    遇到过好几次一掷千金挑书不看价钱直接买走好几千块书的人,大多都是经管和科技类。有时候给顾客找书,找到后却忘了那个人的样子,这样的事情经常发生。


    关于书名的梗:了不起的比尔盖茨、发橙条、六个月亮、黑厚学、房思琪的失恋乐园???


    也有一些要吐槽的事情。进书店的很多人都喜欢炫耀且经常出错却不自知。有家教的小孩太少了,在书店大喊大叫,趴在地上看书,乱扔垃圾,到后来我们把这一类小孩都称为恶童。我在岗期间,碰到过小孩尿在书店、吐在书店的情况,真是让人哭笑不得。有次一对情侣公然做不雅动作,被我们在监控里看得一清二楚,还回放给其他同事看哈哈。


    有时候,投入一件事情的状态会感到时光飞逝,酣畅淋漓。


    忘我的状态通常发生在三种情况:1.开书。2.上书。3.给顾客找书。


    而没有这些事情可干的时候,我整个人会经历观察、幻想、徜徉、思考、发呆、走神等一系列过程。其他时候就在书架间用目光扫视那些书,然后在心里把一本又一本加入想读书单。只要一下班,看书的感觉就会如饥似渴,因为我已经期待太久。


    和同事聊天也很有意思,我们也是在摸鱼聊天中了解了彼此。这些同事里有考研前短暂过渡的,有富二代消磨时间的,有低学历只能做体力工作的,有00后上学期间没课来挣外快的,有高材生毕业后迷茫做试探的。聊到最疯狂的时候还被店长开过罚单,有个同事上班时间旁若无人公然看书最后被劝退,有个女生因为脚痛辞职,有做体力活被我们看在眼里觉得暴殄天物的漂亮妹妹。


    之前在西安做其他工作时从没遇到过本地同事,在书店却接二连三遇到好几个,可能这就是不用考虑租房压力的本地朋友会选择的“轻松”工作吧。


    在书店,员工可以自己放喜欢的轻音乐。有次在开店前的打扫卫生时间,我放了巴赫的歌单,拿着鸡毛掸子给书清理灰尘,配着巴洛克风格的背景音乐,我开心地告诉乔可:我感觉自己是18世纪一位戴着卷曲假发,穿花边袖子衣服的宫廷仆人在做早间清洁。


    在书店工作也有苦恼,这也成为我辞职的原因,也可能是对一个事物有了深入了解后,它的丑恶也就显露出来了。


    公司规定要穿长裤和衬衫,除了休假我再也没有穿过裙子,一整个夏天都没有穿过几次裙子对一个女孩来说真的太痛苦了。披散的头发要扎起来,后来我索性直接剪了短发。那段时间,店里相继有三四个女孩剪短发。


    连锁书店搞培训,直接出了个APP,经常要观看课程还要考试真是烦不胜烦,还有月考季考总之各种毫无意义的考试培训和背诵抽查。还有无处不在的老大哥一样的监控,不经意的一个违规举动就会被截图发给店长,店长再发在群里示众。


    因为是服务行业,所以法定节假日是书店生意最好的时候。没有长假,看到别人都在欢乐出游逛商场自己却还在上班的感觉还是不太好受。在书店工作期间,我从来没有机会去旅行。夏天的周末、节假日,书店人多到摩肩擦踵,儿童区的地上全是小孩,横着竖着趴着躺着,尤其当商场通风不好时,经常被顾客询问你们空调是坏了吗。


书店当女工-读者.png

    因为是服务行业,和人打交道难免会碰到各种各样的人。大多数人都会问你们书店书打不打折有没有什么活动,大概都想占点便宜谁也不愿意买原价书。我回答原价书后,好多人都会说一句那我还不如去当当网买呢。刚开始我还会耐心为他们分析二者的不同,后来听得烦了真想怼一句你随便啊,关我屁事。


    只能不说话笑而不语。


    辞职前真的破罐子破摔怼了一个事儿妈顾客,虽然心慌但是感觉特别爽快(笑)。


    去书店工作当然是有情怀,只是这情怀最后也被销售至上的商业理念粉碎无几。注重销售无可厚非,因为商人就是为了赚钱,但员工的工资低到令人发指,再有情怀也是坚持不下来的。


    还记得辞职前夕有个学弟来工作,一边挣钱一边准备考试,才干了一天就百无聊赖,问我你是怎么坚持半年的,我哑口无言。刚来书店时的新鲜感确实给我带来很多乐趣,可爱的同事也让我觉得这个工作不像其他工作难熬。只是时过境迁,可爱的人走了一些,剩下的一些人露出了不可爱的面目,书店的工作氛围也让人感到压抑了。


    重复的工作不再带给我乐趣,被戏称为“文学一姐”的我再也不想上文学的书,书店每周来一批新书,开完书后要把新书按商品流通规律调整到相应位置,这个过程就叫上书。


    几个大类别里只有文学的书数量多种类杂,搬起来累,上起来头疼。每次上书我都在心里唱草东的“杀了它,顺便杀了我”。所以文学的类别没有人想碰。以前我是抱着一腔对文学的喜爱和对书店的责任感主动揽下这个活儿,后来上书我都会说我不要文学的。


    也许我理想的书店工作是在一个阳光能照进来的街角小店,可以透过玻璃橱窗观察路过的行人,可以悠闲地坐在店里,而不是在嘈杂的商场;是爱书之人的驿站,而不是商场逛累后什么人都可以进来评头论足的菜市场;是有顾客询问就上前去服务,没有其他事情就自己看书,而不是迈着两条腿走来走去无所事事也要继续走下去的无意义;是一切可以按自己的意愿,与顾客可以谈天说地交流读书心得推荐值得看的书,而不是推荐高码洋书冲业绩。


    不过这理想也只有在自己有实力拥有一家书店后才可以实现吧,其中利弊就要自己取舍了。(来源:做书学院2020)


最新评论
请先登录才能进行回复登录
电话直呼
在线客服
在线留言
发送邮件
企业位置
联系我们:
13241838326
15311449806
客服1号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客服2号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还可输入字符250(限制字符250)
技术支持: 建站ABC | 管理登录
Insert title here